中科院先导专项的四个关键词
    2017年06月12日 13:39:00  来源:中国科学报 丁佳    字体大小[]

      “中科院要对国家负责任。国家有需要的时候,中科院要能站得出来,要能拿得出东西。”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所长王建国的这句话,说出了许多中科院人的心声。

      2010年3月31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中科院“创新2020”规划,要求中科院“组织实施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”。2011年以来,中科院启动实施了38项先导专项,其中A类先导专项13项。

      作为中科院现有科研项目中经费体量最大的项目,A类先导专项运行6年多来,都取得了哪些成果?又是否拿出了国家需要的东西? 近日,中科院在京召开2017年第二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,通报了中科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(A类)实施进展情况。

      专注重大产出的先导专项 

      “先导专项定位于解决关系国家长远发展的重大科技问题,是面向未来的一项重要战略安排。”中科院重大科技任务局局长王越超说,“它是对国家科技计划序列的丰富和完善,是从提升自主创新能力、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全局出发,赋予中科院的一项新的重要任务。”

      中科院组织实施的先导专项分为前瞻战略科技专项(A类先导专项)和基础与交叉前沿方向布局(B类先导专项)两类。其中,A类先导专项侧重于突破战略高技术、重大公益性关键核心科技问题,促进技术变革和新兴产业的形成发展,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。

      面向重大原创成果产出,中科院部署了干细胞、空间科学、碳收支、分子育种和中微子专项,力争作出重大科学发现、开辟新学科方向、提出重大创新理论,引领学科和技术发展方向,创造性地解决重大科技问题。

      抢占制高点的先导专项 

      发展清洁、高效、安全、可靠的核裂变能,是解决未来能源供应、保障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。然而,核燃料的利用效率和乏燃料的安全处理处置问题,一直是国际核能界面临的共同挑战。

      加速器驱动次临界系统(ADS)是国际公认的最有前景的乏燃料安全处理技术途径,但目前还没有建成的装置。2011年,中科院启动了“未来先进核裂变能—ADS嬗变系统”先导专项。6年多来,ADS专项从零开始,突破ADS强流超导质子直线加速器、高功率散裂靶、次临界反应堆等关键核心技术并部分引领了国际发展。

      “同时,随着专项不断深入开展,我们对核裂变能的可持续发展进行了再思考。”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副所长徐瑚珊说,“我们认识到,传统ADS方案在经济性上缺乏竞争力且技术挑战巨大,因此原创性地提出了‘加速器驱动先进核能系统(ADANES)’这一全新概念,目前已完成了一系列实验室模拟原理验证实验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”

       产生效益的先导专项 

      在王建国眼中,煤是“太阳石”。对缺油少气的中国来说,煤在能源中的主导地位则更不易撼动。

      占我国已探明煤炭储量55%以上的低阶煤煤化程度低,蕴藏其中的挥发分相当于1000亿吨的油气资源。但现有技术无法充分利用其资源价值,导致了巨大浪费。“为此,开展低阶煤的清洁高效梯级利用意义非凡。”王建国说。

      2012年2月,中科院启动“低阶煤清洁高效梯级利用关键技术与示范”先导专项,提出了低阶煤清洁高效梯级利用的整体解决方案,形成了三条技术路线。

      专项实施期间,带动大中型企业投入约100亿元,预计“十三五”期间将有400亿元投资,为企业的转型、产业的提升以及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起到了重要的技术保障作用,为经济社会发展培育了新动力、拓展了新空间。

       “军事化”管理的先导专项 

      为了让先导专项更顺利地开展,中科院在创新管理模式、构建管理体系、建设规章制度和规范工作流程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。

      为确保重大成果产出,中科院提出了“目标清、可考核、用得上、有影响”的十二字要求,首次在重大科研项目管理体系中引入了军工项目的管理理念,各部门明确分工、相互协作、共同推进专项各项工作有序进展。

      “我们实现了监理闭环管理,监理专家深入一线,为专项管理决策提供重要支撑。分管副院长每年与项目承担单位法人代表签署‘实施责任书’,强化承担单位的主体责任意识。”王越超说。

      “组织实施先导专项具有很强的探索性,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。”王越超说,“但中科院将继续加强组织领导、创新体制机制,组织全国科技力量、全力以赴做好先导专项实施,为国家未来的重大科技专项、战略性新兴产业提供知识和技术储备,为抓住新科技产业革命机遇,抢占未来的科技和产业制高点提供有力支持。”

打印】【关闭

回到顶部